易发平台

                                                          易发平台

                                                          来源:易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9 07:52:03

                                                          郑秉文:对,这是最容易的一个方案。因为这种方式只需部门内部之间进行改革即可实现。管理公积金的部门还是事业单位,也不用改变单位性质。如果实现通存通兑,实行协议存款或委托投资,就可以提高收益率,就像社保基金那样(国家把企事业职工交的养老保险费中的一部分资金交给专业机构管理,实现保值增值),还能让缴存人获得更高的收益,可以说皆大欢喜。

                                                          新京报:公积金统筹层次太低,贷款率高的地区(天津99.5%)与低的地区(青海78%)之间不能调剂,你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任何干涉中国内政的图谋都不会得逞。5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扩大失业保险保障范围,将参保不足1年的农民工等失业人员都纳入常住地保障。扩大低保保障范围,对城乡困难家庭应保尽保,将符合条件的城镇失业和返乡人员及时纳入低保”。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有关稳就业的问题时,李克强指出,要创造更多的新就业岗位。现在新业态蓬勃发展,大概能容纳1亿人就业,我们的流动经济大概能够容纳2亿人的就业,这就需要采取更多的、不仅是扶持的、而是要打破不合理条条框框的政策,让更多的就业岗位成长起来。“去年我们企业每天净增一万户,今年也要按这个方向去努力。”

                                                          那如何让失业金更好地发挥保障失业人员效用,公积金该不该取消,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几项社会保障决定意味着什么?新京报记者为此采访了郑秉文。

                                                          公积金应在各城市间流动起来

                                                          第五,中国全国人大决定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区高度自治和香港居民的权利自由。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切实贯彻,香港居民享有全所未有的权利自由。但任何权利自由都不是绝对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明确规定,任何人行使基本权利和自由,不得危害有关国家的国家安全。全国人大决定将保障香港居民更好地享有和行使合法权利和自由,使香港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

                                                          但整个医保体系发展还处于一个相对落后的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尚待完善。

                                                          第三,维护国家安全是世界各国中央事权。国家安全立法属于国家立法权力,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部分立法权,并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也并不因此丧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有的责任和权力。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实际处于“不设防”状态。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势且无法自行完成维护国安立法的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依照宪法和基本法有关规定,以立法方式堵塞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是权力和责任所在,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新京报:那就是说“加强地区间的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最容易实现,为什么?